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培训 » 专家讲师

资讯中心

浅谈中国旅游未来几十年的蓬勃发展

时间:2018-6-13 来源:sinosme 编辑:editor


本文为冯学钢2018年4月25日演讲实录。 

我主要谈三个方面,第一讲主旋律,第二讲三个关注,第三讲两三点思考:

 

第一个方面,必须把中国的旅游教育放在一个全球化、本土化和人性化的视角,搭建我们的新框架,构建一个新体系。

 

现在旅游理论满天飞,工具箱里的工具也很多,也在滥用。旅游的理论太多了,用得太杂了,自身的原创在哪里?或者用现在时髦的话,旅游的“芯片”在哪里?这是一个关键问题。工具箱的工具很多,工具并不解决问题。那么多工具有什么用?旅游到底能提供什么样的中国方案。四十年,应该要重点思考这类问题。

 

第二个方面,我们这么大一个体量,至少现在中国旅游是一个“胖子”,怎么变得强壮起来?我有三个关注:

 

第一,中国的旅游企业如何登上世界舞台?

这个落脚点又在什么地方?我们讲旅游动能转换,中国旅游企业如何登上世界舞台,很重要。现在上海搞科创中心,很关注科技创新企业。科技创新企业是现在的落脚点,国家层面也是这样。真正旅游的独角兽企业有没有?又如何提高旅游企业的科技创新?这是我们要关注的。企业立不起来,产业也好,事业也好,难以立足。

 

第二,创新创业问题。

回到旅游教育,四十年后的今天,真应该做一个大胆的自我变革和转型。我们现在的毕业生,在技能和伦理训练上出大问题了,不能搞太多的编码知识体系,灌输给学生。本来旅游面临很多困境,很多大学特别是重点院校在推行大类招生,需要用创新创业思维改变旅游教学模式和教育范式。但是,我们仍然靠着传统的办法来做着这些事情。

第三,国家战略。

旅游在其中也应该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但要有所为,更要有所重点为,并不是每个事都要去参与,包括我们的研究。比如旅游教育这方面,已经开始在作贡献了,“一带一路”倡议,让越来越多沿线国家的人,选择来中国旅游学习,我们的课堂越来越精彩。还有大国外交,包括我们的服务贸易,乡村振兴,这些方面也应该有所为,有所重点为。

 

第三个方面,关于再出发有三个思考:

 

第一,我们会成为全球最大的中产阶层群体。

人民日报》又在关注中国城乡居民的消费,重提恩格尔系数。现在是29%左右,按照联合国有关组织的界定是20%-30%,进入了富人区域。对耐用品的消费或许不需要有这么大的保有量,耐用品的消费价格在降低,服务性消费在上升,结构在调整,需求在增加,呈现出个性化、定制化的特点,这些需要我们研究,看看怎么应对。这是再出发研究的关注点,也是产业发展的能量。

 

第二,呼吁中国旅游教育改革,要有一个全球思维。

从国际服务贸易来讲,国际服务贸易的功能,到底在什么地方?大家很明确,不是逆差就一定坏,顺差就一定好,我们要有全球思维,有中国方案,作出我们的贡献。现在还在讲过去的资源分类,现在什么是资源?环境是资源,企业是资源,这些方面都要有一些变革。创新创业怎么去渗入到教学课堂,创新创业不是一定要办一个企业,是要有产业发展的意识。

 

第三,旅游让生活更美好。

这是我们源源不断的市场动力。上海在关注上海制造、上海服务、上海购物、上海文化,在这几个板块中,旅游都在悄悄发生转变。上海制造,现在邮轮制造装备,已经落地了,上海有几个园区都在做邮轮的配置,应该是一个先进制造的行业。购物和休闲作为文化形态,在形态上、空间上、范式上都发生很大变化。拥抱世界,才会有温度,旅游是一个重要的载体,这方面要思考。

 

最后讲一句话,要在这个基础上,形成旅游治理方案。

 

前段时间,上海律师讨论像新西兰的翻车事件,碰到一个个案,有一个富人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包了一个私家飞机飞回上海,30万美金,后来要求索赔,找不到,赔还是不赔?我们碰到的新问题很多。不能为理论而理论,不能为理论所困惑,一定要有中国旅游的治理方案,要有实践的方案,这是我的一点思考。

 

冯学钢出生于1962年,华东师范大学教授。

附件:1   20180613231042_bhglld.png
0支持
0反对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