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化 » 云服务

资讯中心

互联网加速制造业柔性化生产

时间:2015-12-13 来源:sinosme 编辑:editor



当前,世界范围内正在掀起新一轮工业革命的浪潮。作为制造大国的中国,亦希望抓住这一契机,实现中国制造的脱胎换骨。在今年两会上,中国政府吹响了战斗的号角。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实施中国制造2025”,坚持创新驱动、智能转型、强化基础、绿色发展,加快从制造大国转向制造强国。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工信部原部长李毅中认为,中国制造业一度出现脱实向虚的危险倾向,资本游离、人才流失、要素转移、效益低下,工业被空心化。中国在谋划工业4.0的同时,要全力打造3.0,甚至不得不补2.0的欠账。 

制造业三次重大革命

回顾世界百年制造业历史,可以发现制造业的重大革命主要来自生产方式以及管理思想的变革。其中,流水线生产、TPS生产、TOC理论三大管理思想影响了世界制造业。

流水线生产:流水线生产是由美国亨利·福特于1913年在密歇根州的Highland Park建立的生产系统。亨利·福特因发明流水线生产系统而使福特公司获得巨大效益。大规模生产方式的应用推广让美国的工业水平大幅超过欧洲。

TPS生产:TPSToyotaProduction System),是20世纪50年代日本丰田汽车公司的副社长大野耐一创建,是丰田公司的一种独具特色的现代化生产方式,以消除浪费、降低成本为目的,以准时化(JITJust—in—Time)和自动化为支柱,以改善活动为基础。该生产系统的目的是消除运营中所有的过载、不均衡、浪费。这是一种让每位员工参与进来,通过采用PDCA(计划、执行、检查、纠正)的方法解决问题,改善质量、成本、交货期、安全和员工士气。经过美国国际汽车计划研究协会研究发展后,发展为Lean Production System(精益生产系统)。

TOC理论:TOCTheoryof Constraints),中文译为瓶颈理论,也被称为制约理论或约束理论,由以色列物理学家、企业管理大师高德拉特博士在20世纪80年代创立。他发明的TOC为无数大小企业带来营运业绩上的大幅改善,包括IBM、通用汽车、宝洁、AT&T、飞利浦、ABB、波音等。TOC将企业或机构视为一条链条,每一个部门是这个链条其中的一环。如果想达成预期的目标,必须从最弱的一环,也就是从瓶颈的一环下手,才可得到显著的改善。

无论是流水线生产、TPS生产还是TOC,这几种管理体系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从来不去追求成本最低化或局部的生产效率提高,而追求的是企业整体盈利性的提升,其中最关键的是流动性这一指标。企业一旦具有了好的流动性,成本降低、库存减少、准时交货率提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我国传统制造业亟需变革

中国科学院中国现代化研究中心最新发布《中国现代化报告2015》指出,2010年中国工业现代化水平为世界初等发达水平,处于发展中国家的中间位置;中国工业发展不平衡,不同工业指标的发展水平和国际差距有比较大的差别;如果按工业劳动生产率、工业增加值比例和工业劳动力比例三个指标的年代差的算术平均计算,2010年中国工业经济水平比德国和英国等大约落后100年。

德国在两年前开始发起工业4.0,以应对移动互联网对制造业的冲击,美国也在去年发起工业互联网,但中国制造业99%以上的企业至今仍处于工业2.0时代。工业2.0时代的明显标志是生产流水线;工业3.0时代的标志是无人工厂;工业4.0时代的标志是智能工厂。在工业2.0至工业3.0时代,制造业都是形成“6+1”产业链,即产品设计、原料采购、仓储运输、订单处理、批发经营、零售+制造环节。这种产业链下的商业模式是B2C模式。在这种模式下,生产与消费之间隔着重重的批发、分销、配送环节。信息传递缓慢而零散,生产商往往数月之后才能从订单中看到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在生产过程中,生产厂家需要以的方式进行库存和生产,就会造成畅销的商业缺货,而滞销的商品却堆满货架和仓库。

我国制造业生产在B2C模式下,面临最大的问题不是技术水平差或生产效率低,而是生产与市场的脱节,以及供应链上各个环节的停顿与积压。如产能过剩、设备闲置、生产周期长、产品开发慢、产品不适销、库存积压等。

互联网+加速制造业柔性化生产

随着制造业进入工业4.0时代,原来的“6+1”产业链变成“4+1” 产业链,即产品设计、原料采购、订单处理、终端零售+制造环节,省去了仓储运输和批发经营两大中间环节,生产端和需求端之间的连接变得紧密,并催生出一套新的商业模式——C2B模式,即消费者驱动的商业模式。这与传统B2C模式下的标准化、大批量、刚性缓慢的生产模式完全不同。C2B模式要求生产制造系统具备高度柔性化、个性化以及快速响应市场等特性。所谓柔性化是指供应链具有足够弹性,产能可以根据市场需求快速做出反应:多款式小批量可以做,需要大批量翻单、补货也能做,而且无论大单、小单,都能做到品质统一可控、成本相差无几、及时交货。对于企业而言,柔性化供应链的最大收益在于把握销售机会的同时,又不至于造成库存风险。柔性化最极致的做法是大规模个性化定制的实现。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但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出现,使这一问题可以得到完美的解决。

比如,山东青岛一家民营服装集团——红领集团,研发了一个红领西服的个性化定制平台。该平台用大数据系统替代手工打版。红领根据过去11年每年大约40万套西服的制作数据,建立了一个量体数据与西服版型和尺寸的数据库,根据这些数据库,红领可以实现计算机3D自动打版。目前,红领大系统中包含着20多个子系统,全部以数据来驱动运营。每天系统自动排单、自动裁剪、自动计算、整合版型,一组客户量体数据即可完成定制、服务全过程,无须人工转换、纸制传递,数据完全打通,可实时共享传输。在红领的车间里,所有的员工都实现了面对互联网终端进行工作。

经过CAD部门的大数据制版后,信息会传输至面料准备部门,裁布机器会自动按照订单要求准备面料。裁剪后的那些大小不一、色彩各异的布片会按照一套西服的要求挂在一个吊挂上,同时会配一个射频电子标签。在接下来的几个流程中,每个工人面前都有一个识别终端,以识别射频电子标签,根据里衬、扣子、袖边等技术数据,进行手工或是半机械缝制。

在这种模式下,原本全手工制作、动辄数万元的定制西服,价格降到了一两千元,制作周期也从半年左右变成了7个工作日,创造了服装制造业的奇迹。

“互联网+制造”催生中国版工业4.0

从价值链全流程的角度而言,电子商务也是工业4.0的一部分,制造业电子商务分别是工业4.0的后端和前端。在中国这样一个电子商务和制造业的大国,制造业完全可以借助电子商务实现弯道超车。

德国工业4.0主要是通过实现柔性化生产来应对市场的复杂性,但德国工业的体量决定了德国和整个欧洲的制造能力目前根本不能满足整个世界的产品需求,满足世界需求的中心还在中国。中国不仅是全球制造业大国,还是网络消费大国,电子商务与制造业的结合有可能让中国走出一条不同的工业4.0道路。既然工业4.0或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是基于市场需求的拉动式、柔性化的供应链,那么基于电子商务的大数据优势再加上庞大的制造业资源,中国有可能在未来实现弯道超车。

同时,中国的制造业以中小微企业构成的产业集群为主,与欧美大型制造业企业相比,其天然就具备柔性化的集体产能,可以保持与市场需求几乎同比例的扩张、收缩。在互联网时代,连接的低成本使得信息、数据能够快速分享和使用,产业集群企业间的学习、模仿加速,将推动产业集群的整体转型。 文/叶玲莉

附件:1   20151213011345_bietzx.png
0支持
0反对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