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投融资 » 财经资讯

资讯中心

【财政大输血】史诗般的财政转移支付

时间:2018-7-1 来源:sinosme 编辑:editor

序章

 

2017年年中,老蛮我发布了一篇《神奇的财政平衡术》,以各地的国地税收支数据扣减其公共财政收支数据,计算各地的财政盈亏情况。当时我的结论是:我大中国仅仅依靠6省1市(上海北京广东浙江江苏福建+深圳)养活全国。这个结论曾经轰动全国,引发巨大的社会反响。

 

但是现在老蛮我回头来看,在数据使用上,该文其实并不完善。在当时的国地税收入数据表中,未能扣减总规模高达1.39万亿的出口退税,同时没有计入主要由财政局系统收取的总额高达2.82万亿的非税收入。这就未能充分反应我大中国的财政全貌。此外,当时的数据仅仅只算到了2014至2017年年中,3年半的数据,还不足以反应数据规律。所以,这次我们要算得更加精细,要将此前遗漏的数据,统统都计算进来。此外,在当时老蛮我没有总结各计划单列市(厦门宁波青岛大连)的数据,这算是个遗憾,这次也全部算了出来。最关键的是,各地2017年全年的财税数据也已经发布完毕。完整的四年数据链条,已经足够可以反应出我大中国财政贫血的演变历程了。以下是全文。顺带说明一下:下面的数据来源于各省市的国地税局官网以及各省市的统计公报。

 

 

财政大输血

 

——史诗般的财政转移支付

 

【上】七省五市支撑中国

 

在本文的开篇,我必须解释一下基础概念:我大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主要分两个方面,第一,是预算内的财政公共收入,主要是税收和少量的非税收入。第二,是政府性基金收入,也就是土地出让金。本文的关注重点,是预算内的财政公共收入部分。对于政府性基金收入部分,本文不做深入探讨。下表是我大中国近年来的财政收入表。对这张表,各位先重点看看,政府性基金收入和支出数据,也就是土地出让金的收支数据。


注意,在整体上,卖地收入是没有盈余的。从2011年到2017年,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33.59万亿,支出32.81万亿,基本上是平衡的。单就2017年来说,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61642亿,支出60700亿,基本上也是平衡的。政府的卖地收入,它的用途同样是刚性的,土地的七通一平、基础设施建设和基层政权机构维持等,并且这些开支与预算内开支项目一样,同样难以削减。我再强调一次:指望地方政府用卖地收入来弥补公共财政领域的亏空,根本就不可能。

 

在理解了这一点后,我们再回头来看各省级行政单位的公共财政收支情况。注意,老蛮我这一次使用的关键概念为源于该省的全部公共财政收入”,包含全部的国地税收入、关税收入和非税收入。也就是说,只要是该地区创造的公共财政收入,无论其最终划转给了中央还是留在地方,均被定义为该地区所创造出来的财政收入。使用该“源于当地的收入”,扣减当地的公共财政支出,得出的收支差值,如果为正值,那就是财政贡献地区,总共有七省五市(即五个计划单列市),本篇将会对这七省五市进行详细评述。而剩下的24个省级行政单位,都是负值,都需要从七省五市的抽血,才能维持财政平衡,不至于破产。

 

在这里,我必须要强调的是,我大中国各省市的财政数据作假的手段,无非就是拆借回来几笔钱,作为财政收入,然后转头就还掉。如此将财政收入数据和支出数据同时放大。但是,一旦我们计算财政收入与支出数据的差值,造假手段就没用了。通过反复的拆借放大收支数据的造假行为,对收支差值毫无掩饰意义。唯有地区经济真的发展良好,财政收支差值才能体现为盈余,才会随着经济发展而提升;而在地区经济发展势头向下的情况下,财政收支差值也一定会随之下滑,乃至变成负值。收支差值,就是衡量地区经济成色的照妖镜。所以,在后面的文章中,各位可以不需要关注各地的财政收入和支出数据本身,我们重点关注收支之间的差值演变就好了。

 

下表,是七省一市的财政盈余数据表,我建议各位认认真真的通读一次,建立起基础的数据概念。注意,我的排序方式是降序,根据2017年的财政盈余数据,由大至小进行排序。其中深圳放进本表的原因,在于它是虽然只是计划单列市,但其财政输血量非常大,仅次于北京和上海,因此要放在本表中,予以强调。此外,浙江的数据剔除了宁波,福建的数据剔除了厦门。


2014年,七省一市的财政盈余规模为25593亿,此后就表现出清晰的下滑迹象,到2017年下降到了23206亿,四年的降幅达到9.3%。仔细考察各省的财政盈余数据,数据降幅最大的省有两个:广东和福建2014年-2017年,广东财政盈余降幅高达62.4%1935亿/5149亿),福建的降幅甚至达到92%66亿/825亿)。这两个省的财政盈余数据下降的原因其实都是一致的:作为最终消费品的生产大省以及外贸大省,遭遇到了原材料价格剧烈上涨和出口萎靡的双重冲击,经济的造血能力开始下降了,已经无法再承担更多的输血责任了。在这里顺手吐槽一下福建。福建的财政数据统计口径异常混乱,国税收入数据包含厦门,地税收入不含厦门,到了财政支出数据的时候,居然又包含厦门。为了将统计口径理顺,将厦门的数据完整的剔除出去,老蛮我真是呕心沥血啊。

 

此外,我这里需要重点强调的,是天津的非税收入”数据。非税收入是政府的各种规费收入以及罚没收入,一般而言,这种收入都是小头,占公共财政收入的比值很低。比如,2017年全国公共财政收入17.26万亿,其中非税收入2.82万亿,占比仅16%。东部省份经济发达,税源广泛,对非税收入的依赖更低。北京的非税收入占其公共财政总收入的比值长期维持3%左右,上海维持在5%左右,浙江9%,广东江苏和浙江都是约14%。但是天津与众不同。2015年天津非税收入占其公共财政总收入的比值高达30%1089亿/3592亿),2016年依然高达29%1099/3770)。2017年天津的非税收入剧烈下降了一把,但是占比依然高达20%698/3667)。规模庞大的非税收入乃是天津财政的有力支撑,并确保了天津财政还能为全国做出贡献。只不过对这种数据,老蛮我个人不是特别理解就是了。天津人民很乐于缴纳各种政府规费和罚款?绝对没有这样的道理。更有趣的地方在于,从去年年底开始天津承认此前有大量的经济数据造假,并逐步启动数据清理工作。结果立竿见影:根据天津市财政局的数据,2018年1-5月,天津非税收入仅235亿,同比去年同期的405亿,降幅达到42%,近乎腰斩。按现在这个数据的话,天津每年真实的非税收入也就是500亿左右,这同样意味着天津此前的财政盈余基本没有了。那么,至于真相到底是此前的非税收入数据注水,导致天津莫名其妙的长期背负输血义务,还是天津人民天生乐意每天交罚款,这个问题,还是让天津人民自己来回答吧。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剩下的四个计划单列市的情况,见下表。


四个计划单列市的财政盈余数据,在2014-2017的四年里经历了一次剧烈的动荡2014年的整体盈余达到2685亿,2015年我大中国经济萧条了一把,股灾都发作了一次,于是四市整体盈余下降到了1934亿,当年度降幅高达28%。此后缓慢恢复,到2017年恢复到2706亿,也就是恢复到了2014年的水平。

 

我们必须知道的是:我大中国中央政府是不会允许地方政府账上有长期盈余资金存在的。但凡今年你存了点钱,第二年一定会大幅增加你的国税上缴义务,务必确保抽干每个稍有盈余的地方政府的血。所以,接下来我们来算一个很有意思的数据:财政抽血率。用各省市的财政盈余数据除以源于该地的财政总收入,就能算出它们为中央财政做出的贡献率了。下表的排序方式,是按照2017年的抽血率从高至低排列。


注意,七省五市的财政抽血率,从2017年的39.3%剧烈下降到2017年的28.9%,下降了10.4个百分点。这表明这些富裕省市已经不堪重负,已经无法再承担更高的抽血规模了。对这一点,我们一定要有清醒的认识:富裕省市已经被普遍抽成了贫血,在现在的经济下行周期,已经无法再向穷省提供更多的养分了。具体到各个省市,抽血率都在下降。下降幅度最大的三个省市分别是:广东的抽血率减少了24.7%,福建的抽血率减少了21.4%,深圳的抽血率减少了14.2%。领改革开放之先的广东地区以及紧邻的福建,无疑是贫血程度最高的地区。广东的粤东粤西地区其实非常贫穷,福建的闽北闽西山区更算得上赤贫,这么多年来,这些省内的贫困地区其实并没有享受过省内发达地区的的滋养。广东和福建反哺中西部省份反哺到现在这样的程度,已经是极限了。再也指望不上了。

 

接下来,就让我们看看剩下的24个穷省,它们的财政亏空情况,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了吧。

 

 

 

【中】24穷省

 

接下来我们将我大中国分成5个大区:东北三省、华北两省、中部六省、西南六省和西北七省。我提醒各位,你们将会看到一系列触目惊心的财政亏空数据。

 

在这里我必须先强调的是:这种财政亏空乃是刚性亏空,这意味着中央政府除了将这些省份上缴的国税全部归还当地之外,还要另外掏出钱来填这些亏空。如果这些亏空不被填上,那就意味着地方财政的全面破产。

 

首先放上来的是东北三省。


注意,2014年东北三省的财政亏空规模仅2264亿2015年剧烈上升到4402亿,几乎算是翻番,这一方面由于东北地区从2015年开始数据挤水分,地方政府不愿意再虚增财政收入数据,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当年度煤钢等大宗商品价格暴跌,以致高度依赖煤钢产业的东北三省财政无以为继。此后东北三省财政亏空规模缓步上涨,到2017年小幅增加到5006亿。从这样的数据来看。2016年以来的煤铁价格暴涨,并没有给东北经济带来真正的改善。

 

 

接下来是华北两省。


与东北一样,同为钢铁大省的河北省的财政亏空情况在近年来也没有真正改善。2014年河北省财政亏空775亿,2015年由于煤钢价格暴跌,亏空规模直接翻倍到1575亿,然后一直维持,2017年为1537亿。如果说强行拉高煤钢价格的改革有什么意义的话,那就是勉强维持住了东北三省和河北的亏空规模,没有继续暴增。

 

对于山东,老蛮我不知道怎么评价。作为传说中的中国经济规模第三大省,山东从没有对中央财政做出像样的贡献。2014年的财政盈余规模只不过336亿,到2017年竟然直接变成-300亿。对这种现象,我还是重复一下前面那句话吧:一旦我们计算财政收入与支出数据的差值,造假手段就没用了收支差值,就是衡量地区经济成色的照妖镜

 

 

然后是中部六省。由于海南没有其它地方可以放,我将海南放在了中部地区。


中部六省其实近年来风头很劲,河南安徽湖北湖南地区都算是经济明星,连江西都经常出来刷存在感。中部省份这些年来一直在努力承接东部的产业转移,但是从数据上看,这种产业承接工作算不上成功。当然,事实上我们也知道,东部的企业主们的优先选择是迁往东南亚国家。因为这样的原因,中部地区的财政亏空规模一直持续放大。2014年的财政亏空规模6509亿,到2017年提升到9897亿,涨幅达到52%。

 

 

然后是西南六省。


西南地区的财政情况,当然会不会比中部省份好到哪里去。西南六省2014年合计亏空6956亿,到2017年增加到10997亿,增幅58%。西南地区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西藏地区。以2017年为例,源于西藏地区的财政总收入400亿,但是中央财政补贴规模达到1748亿,补贴是收入的4.37倍

 

 

最后是西北七省。


西北七省的财政亏空规模出现了一条有趣的曲线,2014年5754亿,到2016年增加到峰值的10489亿,2017年小幅下降,降到9746亿。仔细考察各省的数据,2017年的新疆、内蒙、山西和陕西的财政亏空情况都出现了改善,尤其是山西,亏空规模减少了31.8%(736亿/1080亿)。这些省份都是能源和原材料的生产大省,也是2016年底以来的煤铁价格大涨的受益省份。当然,我这里必须强调的是:煤铁价格大涨的结果,也只不过是2017年西北地区的财政亏空规模微弱下降了743亿,但是代价是东部的七省一市经济饱受原材料价格暴涨冲击,以致于2017年的财政盈余规模减少1752亿。如此整体来看,或许各位对于经济政策在现实中是如何运行的,能有更加清晰直观的认识。

 

 

【下】财政大平衡

 

接下来,我要放一个大招了:我会将前面所有省市的财政盈亏数据放在一起,做成一个平衡表。我希望各位在阅读下表时做好心理准备,因为你们将要遭遇一次赤裸裸的数据冲击。


OK,2014年,富裕的七省五市总盈余28278亿,对比当年度24穷省的21922亿的亏空,整体上地方政府还有6356亿的盈余2015年之后整个经济形势急转直下,当年度整体平衡后开始出现3751亿的亏空,2016年整体平衡后的亏空额继续放大到7497亿2017年放大到11571亿!东部七省五市,在2015年还能养活全国其它地方政府,到2017年,已经有心无力了。万亿级的亏空规模实在是太大了。

 

在这里我必须要强调的是,全国绝大部分的财政收入数据都已经在算进了前述表格里了。各种国企(包括缴税规模最大的烟企)的税收都是在其总部所在地缴纳,尤其是以北京上海居多,这也是北京上海的抽血率最高的原因。地方性国企上缴给地方政府的利润已经在当地的非税收入中体现了。而央企上缴给中央政府的利润规模非常非常小。根据财政部刚刚发布的2017年的中央财政决算报告,2017年中央国有资本经营收入仅1244亿,相对于目前万亿级的财政平衡窟窿来说,这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更重要的是:我大中国的财政支出,除了地方公共财政支出之外,中央财政同样有支出!也就是说,七省五市的财政盈余,除了要拿去填补二十四穷省的财政亏空之外,还需要支撑中央财政本身的支出!2017年中央本级支出29857亿,主要的支出项包括:国防支出10226亿,公共服务支出(即中央政府公务员开支)1271亿,公共安全支出1849亿,粮油物资储备1597亿,外交支出520亿等等。所有这些中央本级的支出项目,都无法缩减,必须维持支出规模。这样算起来,我大中国2017年的财政刚性缺口,除了地方政府层面的1.16万亿外,还包括了中央政府的2.99万亿,合计超过四万亿。这些资金缺口,必须通过发行国债或地方政府债,才能予以填补。

 

现在时间已经到了2018年,我大中国现在算得上内忧外患。在内部,经济持续增长的动力已经逐渐减弱。而在外部,美国方面已经正式向我国发起了经贸层面的战争。对现在这样的局面,老蛮我唯有大声疾呼:请各位爱国青年踊跃购买政府债券!地方债、市政债,统统买起来!持有政府债券的数量多寡,是检验新时代青年爱国成色的唯一标准!

 

向各位爱国青年致礼!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老蛮数据透析站,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延伸阅读:财政转移支付制度

 

第一节  财政转移支付制度的政策目标

 

一、弥补纵向财政缺口

 

我国在分税制改革后,出现了较大规模的纵向财政缺口:中央政府本级总收入多于本级总支出;地方政府的自有收入不足以满足本级支出。为保障各级地方政府职能的正常实施,纵向财政缺口需要中央政府运用转移支付予以弥补。

 

二、弥补横向财政缺口

 

从我国的财政现状来看,还存在着巨大的横向财政缺口。富裕地区财政收入充裕,出现财政盈余;而贫困地区则税源狭小,财政状况拮据。富裕地区能够为其居民提供较高水准的公共产品;而贫困地区却难以提供最基本的公共产品。通过转移支付弥补横向财政缺口,对于促进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三、矫正地方公共产品供给中的外溢性问题

 

在我国,由于行政区划、地理与气候条件的复杂性以及其他原因,地方提供的某些公共服务的利益经常会溢出到那些不为此分担成本的其他地区。在这种情况下,由上级政府给予下级政府一定的财政补助,对具有外部性的公共产品的提供进行适当调节,便是一种较为有效的干预方式。

 

四、增强国家凝聚力,实现社会政治目标

 

转移支付在解决经济问题的同时还可以实现一定的政治目标。一个均等化效果好的转移支付制度,在缩小地区差距的同时,也能增强地区间的团结,增强国家的凝聚力。

 

第二节  财政转移支付的形式

 

一、1995-2008年的财政转移支付形式

 

(一)税收返还和体制补助与上解

 

1.税收返还

 

1)增值税、消费税返还

 

1994年分税制改革制定的收入划分办法,原来属于地方支柱财源的消费税全部和增值税的75%上划给中央。为了保护地方既得利益格局,争取地方政府对改革的支持,中央设计了一个兼顾中央和地方利益的“税收返还”政策。

 

税收返还计算公式:R=C+75%V-S。式中,R为1993年税收返还基数;C为消费税收入;V为增值税收入;S为中央对地方的下划收入。

 

为了进一步确保地方的既得利益,不仅税收返还基数全部返还给地方,而且决定1994年以后的税收返还数额还要有一定的增长。

 

税收返还增长计算公式:Rn=Rn-1(1+0.3rn)。式中,Rn为1994年以后的第n年的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Rn-1为第n年的前一年的中央对地方的税收返还;rn是第n年的“两税”增长率。

 

2)所得税基数返还

 

1994年分税制改革时,企业所得税收入是按照隶属关系在中央与地方政府间划分。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依照隶属关系划分企业所得税收入的弊端逐步凸显。中央决定自2002年1月1日起,实施所得税收入分享改革,改革原来按企业的行政隶属关系划分所得税收入的办法,对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收入实行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享。

 

2.体制补助与上解。体制补助与上解是20世纪80年代财政包干体制的产物,在1994年分税制改革时作为保持既得利益格局的一个方面,以1994年前的原有体制补助与上解数额作为基数继续保留下来。

 

(二)财力性转移支付

 

财力性转移支付是中央财政为弥补欠发达地区的财力缺口、缩小地区间财力差距、实现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安排给地方财政的补助资金,以及中央出台减收增支政策对财力薄弱地区的补助。

 

(三)专项转移支付

 

专项转移支付是中央财政为实现特定的宏观政策及事业发展战略目标,以及对委托地方政府代理的一些事务或中央地方共同承担事务进行补偿而设立的补助资金,需按规定用途。

 

二、2009年财政转移制度形式的规范

 

2009年,中央进一步规范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将中央对地方的转移支付简化为:一般性转移支付、专项转移支付和税收返还。具体变化包括:

 

1.将财力性转移支付改为一般性转移支付;

 

2.将补助数额相对稳定、原列入专项转移支付的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公共安全、一般公共服务等支出纳入一般性转移支付;

 

3.原体制补助列入一般性转移支付;

 

4.原体制上解列入税收返还。“税收返还和体制补助与上解”简化为“税收返还”。

 

三、现行财政转移支付形式

 

 2016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


 (一)税收返还(以维持地方政府既得利益为目标)

 

1.增值税返还

 

2.消费税返还

 

3.所得税基数返还

 

4.成品油税费改革税收返还。2009年,实施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后,中央按地方原有的公路养路费等“六费”收入基数对地方政府进行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税收返还。

 

5.地方上解。2009年,简化中央与地方财政结算关系,将出口退税超基数地方负担部分专项上解等地方上解收入也纳入税收返还,将地方上解与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作对冲处理(冲抵返还额)。

 

(二)一般性转移支付(以地区间财力和公共服务均等化为目标)

 

一般性转移支付是指为弥补财政实力薄弱地区的财力缺口,均衡地区间财力差距,实现地区间基本公共服务能力的均等化,中央财政安排给地方财政的补助支出,由地方统筹安排。一般性转移支付包括了多个转移支付项目,每个项目的诞生不仅具有特定的时代背景,而且都紧紧围绕社会经济体制改革这一主题,转移支付承担着减轻阻力,为特定改革保驾护航的重任。

 

总体而言,一般性转移支付可以分为三大类:第一类是针对财力薄弱地区,为弥补财政实力薄弱地区的财力缺口。如:均衡性转移支付、老少边穷地区转移支付、体制结算补助。第二类是出于中央政府某项政策调整导致地方政府收入减少或支出规模增大,进而由中央政府补助资金缺口的转移支付。这一类转移支付资金的使用没有严格的使用用途指向。如:成品油税费改革转移支付。第三类是中央按照一定方法测算,转移给地方政府用于某一大类的支出,地方政府在使用过程中有一定的自由度。如:基层公检法司转移支付、基本养老金转移支付、城乡居民医疗保险等转移支付。

 

(三)专项转移支付(主要以实现中央政府特定政策目的为目标)

 

专项转移支付是指中央财政为实现特定的宏观政策及事业发展战略目标,以及对委托地方政府代理的一些事务或中央地方共同承担事务进行补偿而设立的补助资金,需按规定用途使用。专项转移支付具有特定用途,重点用于主要用于教育、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节能环保、农林水事务、交通运输、住房保障支出等公共服务领域。中央对地方专项补助主要是针对中西部地区实施,80%以上的专项转移支付分配到中西部地区。

 

现行专项转移支付分为委托类、共担类、引导类、救济类、应急类。(1)委托类专项是指按照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属于中央事权,中央委托地方实施而相应设立的专项转移支付。(2)共担类专项是指按照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属于中央与地方共同事权,中央将应分担部分委托地方实施而设立的专项转移支付。(3)引导类专项是指按照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属于地方事权,中央为鼓励和引导地方按照中央的政策意图办理事务而设立的专项转移支付。(4)救济类专项是指按照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属于地方事权,中央为帮助地方应对因自然灾害等发生的增支而设立的专项转移支付。(5)应急类专项是指按照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属于地方事权,中央为帮助地方应对和处理影响区域大、影响面广的突发事件而设立的专项转移支付。如:安全生产预防及应急专项资金。

 

一般性转移支付与专项转移支付具有不同的特点:一般性转移支付能够发挥地方政府了解居民公共服务实际需求的优势,有利于地方因地制宜统筹安排财政支出和落实管理责任。专项转移支付则能够更好地体现中央政府的意图,促进相关政策的落实,且便于监督检查。关键是要科学设置、保持合理的转移支付结构,发挥各自的作用。

 

第三节财政转移支付的规模及结构

 

一、财政转移支付的规模分析

 

分税制改革后,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规模迅速增加。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已经成为地方各级政府重要而且较为稳定的收入来源。

 

  1994年以来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规模


二、财政转移支付的结构分析

 

从财政转移支付的结构来看,自分税制财政体制改革以来,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结构逐步优化:以保持既得利益为目的的税收返还的比重在不断下降;具有明显财政均等化效果的一般性转移支付和具有明确政策导向性的专项拨款增长较快。 

 

  1995年至2008年财政转移支付形式及其比重


 2009-2016年中央对地方税收返还和转移支付的结构



附件:1   20180701185544_ssirgu.png
附件:2   20180701185619_otpwok.png
附件:3   20180701185738_xbdyih.png
附件:4   20180701185809_mqpnjo.png
附件:5   20180701185916_gxpsqi.png
附件:6   20180701190030_mpxoul.png
附件:7   20180701190059_ltclvb.png
附件:8   20180701190210_jrdjhm.png
附件:9   20180701190243_cemxke.png
附件:10   20180701190356_wjzwde.png
附件:11   20180701190443_xxzanf.png
附件:12   20180701190608_kpghic.png
附件:13   20180701190639_xckgnv.png
附件:14   20180701190755_qpanpf.png
0支持
0反对
   
   
安全联盟